JEA和YOC竞赛优秀学员采访:After Journey

又到了JEA校友时间!

本次我们和ED录取某TOP10学校的H同学约了个语音,实力很强但却非常低调的他可是分享了不少干货噢~

自我介绍走一个

大家好我是小H!

我来自国内某知名高中,在19年的美国申请里,ED录取了美国TOP10的大学。(Sorry,我对privacy的要求比较高,这里就不提供更多的信息啦)。

高中期间,我总共参加过2次YOC,还有1次JEA。

简单说说我的活动

说到活动的话,与我而言辩论应该算比较重要的活动,各种的辩论都尝试过。不过在辩论内部没有达到非常顶尖水平。它在我的活动里面占的比重比较大,因为我从初三就开始辩论了,相比其他一些同学来说可能稍微早一点。

可能一开始就只是比较喜欢又或者可以有很多Argue的环节之类的。以前的社长他们办模拟赛,就会找一些去打一打,还算比较喜欢的。还有一个就是我自己对社科方面,比如说sociology有一些兴趣。所以后来的话辩论上面在学术上有很多的话题去做,是会更感兴趣一些。

我当时去美国参加JEA某种程度上是为了申请。但是我觉得,有些活动就是,虽然你开始的时候想这申请的角度去做,但当真的了解到它了,开始做了以后,后面发现活动本身还是非常好的我有的活动,比如说辩论,和申请就是没有什么关系。我在辩论上没有拿到申请需要的那种奖项,拿到的奖认可度不那么高。就是自己兴趣,后来也成了申请中的一部分。

我和YOC的故事

说到YOC,第一次参赛是一个同学来找我,当时团队人也挺多的,我就想着试试。我之前辩论的搭档以前参加过YOC,他也和我提到过这个比赛,还有YIC这些之类的。

我们第一次的团队,大家对生物都有一点兴趣,我们就做了个医患关系方面的选题。我的YOC和JEA都是与生物、公共卫生方面比较相关的。第一次参赛做的医患关系;然后去美国的JEA做的是献血的纪录片;第二次参加YOC就是根据纪录片就做了深度的research,讲的是血液传播疾病,比如这个HIV啊丙肝啊这个问题。

因为这几次比赛我都不是队长,角色使然没有觉得有特别大的变化。不过,我个人觉得我们第一次参赛,就是医患关系这个选题更好。最近也有一些关于伤医的事情,虽然我们18年做这个选题的时候,没有现在这样的曝光程度或者致命程度,但说明了这个问题一直都是存在的。

至于为啥第二次又参加,一个是队友抓我啊!还有就是想在我们美国那个纪录片之后多做一些调研。

JEA Alumni | After Journey

photo by Karen, 2019.04, JEA比赛期间

申请的时候是怎样体现YOC的呢?

YOC在我的活动列表上嘛。

主要最后我只有一个学校交了文书,当时计划的是如果要RD,YOC会被写进RD其他很多学校的文书里。

参加YOC的时候有烦恼吗?

YOC是需要交一个报告的嘛,就是一定要提交一个真实的Report。我们是普高,我们也没有比如说写作课。当时大家都不太会写,也没有怎么写过这样的学术报告。当时写出来第第一稿就还挺烂的。

我们第一次是医患关系,数据上还是偏主观的,因为你不可能去统计到底有多少Medical Disputes,每次都是什么样的原因,它不可能通过一个大数据的形式来处理。具体的还是一些内部的数据,相对而言会好些一些。第二次关于献血的问题的话,说实话是难写一些。数据比较多,你要从所有的数据中找出逻辑并且不能让评委看到你就是在在复制粘贴数据,所以当时有点挑战。选题挺重要的哈哈哈

YOC有哪些地方让你觉得还不错?

我想想,首先它总体而言的话,可能是一个比较清晰的路线。就是你们去了解一个感兴趣的现象,把它记录下来。这个形式还不错,虽然说要写一个Report,但是他不需要你去投入大量的时间。选好题目,差不多只要几周,就去网上去搜集论文数据然后实地调查一下就可以写出来。

另一点,每次队伍也比较多,YOC的官网上也有往届选手做出来的报告和选题,包括一些获奖的团队作品。如果能有更多的人看到这个比赛的话,我觉得对社会的影响也会比较大。大家也可以通过这些报告对一些曾经完全不了解的问题有初步的概念,还挺好的。

有什么给学弟学妹的YOC参赛建议吗?

让我想想看,我觉得首先你参加YOC不是说一定是传媒或者你对传媒有兴趣,不是这个角度。我们其实是借助传媒这个形式去反映一些社会上的问题。

不管你的兴趣在哪、是什么,比如说你的兴趣是Public Health,或者说是Public Issue、Minorty Communities或者生物啊理科啊,都可以通过比赛的形式来呈现出来。不用因为是journalism的形式,就觉得是传媒比赛,和YOC有关的东西还挺多的。

第二个就是我觉得选题比较重要。当时我们的纪录片拍的没有像美国人拍的那么细致,但最后拿了银奖吗,我觉得总体的主题比较好。选的是HIV的Social Stigma ,还有Public Health这些公共疾病上它对社会带来的一些影响。其实最近的事情也反映出来Public Health也不是一个玄学,就是它还是很重要的,对不对?你看最近Coronavirus上面,CDC的工作,还有各种Public Reasearch的工作也非常重要。

我们定选题的话一方面是自己在生物啊生物医疗啊这些方面有学术上的兴趣,其次因为觉得YOC这种比赛的话,可能更想让参赛者去关注到一些具有Impact的、在当下的、具有即时性的、需要solution的problem。所以,我们当时就根据这两条线,去找有哪些问题和体裁,就定在了最终参赛的选题上。

最后就是不要搞错作品提交的时间。我当时就弄错了,马上就要提交了,我们当时还在会考,所以就特别匆忙。

去加州参加了一次JEA

JEA Alumni | After Journey

Photo by H, 2019.04, JEA比赛期间

JEA美国的比赛给我的印象其实很深。

那是我第一次去洛杉矶,十几度的California不是很热是吧,然后风景也不错哈哈哈。阳光加州啊!规模很大,我们那次有6000多个选手占了整个希尔顿,心理上还是很重视的。比赛在美国知名度还是挺高的,知道的人挺多的,当时美国、加拿大都有人来。

我们开幕式的Keynote Speaker是一个记者,应该是一个媒体方面的人*。他当时讲的是从墨西哥,还有拉丁美洲偷渡到美国的难民的故事。他自己作为一个媒体人,是亲自去体验了从拉丁美洲坐火车到美洲,听起来像是都市传说但其实真实存在的经历,总体而言还是映像挺深的。

*H同学提及的Keynote Speaker是一位屡获殊荣的记者:Sonia Nazario。Sonia Nazario获得过两次普利策奖,同时入围第三届普利策Public Service。她的作品<Enrique’s Journey>在2003年获得了普利策特写奖,文章被Random House改编出版后登上了美国当年的畅销书榜。

JEA Alumni | After Journey

图片来源:亚马逊

谢谢H同学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你的大学生活丰富多彩,GPA次次满分~

写在最后:

都说申请是玄学

但申请的过程又何尝不是不断尝试,努力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方向呢?

专注于国际教育领域优质内容分享。
上一篇

什么是NAQT?NAQT比赛范围及比赛规则详细介绍

下一篇

YOC选题创意指南公布!YOC如何选题?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