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C卓越青年观察奖项目展示:被“内卷”俘虏的中国高中生

2020-2021 YOC卓越青年观察奖

成都树德中学国际部YOC团队

为何如此焦虑?——被内卷“俘虏”的中国高中生

凌晨两点, Casey还在努力背诵着考试可能要考的生物知识点。她知道没有必要记住这些术语的确切含义,但室友们都在背书一一每个被子下的灯都在亮着,还有电脑屏幕发出的昏暗光线, Casey不得不继续。Casey无法想象如果她是唯一没有准备的人将会发生什么。

这或许是校园“内卷”的最真实写照。有人说“内卷”就是“向内演化”,更广泛地说, “内卷”是指非理性内部竞争,或是“被自愿”竞争,是局限于某一范围内的恶性竞争,或没有意义的付出。当然,这不是Casey一个人面临的情况,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刷爆社交平台的一些“内卷”照片:有人边骑自行车边用电脑写论文,有人骑着车看书。。

当下,中国学生正在陷入“内卷”的怪圈,原因却只是因为其他人正在努力,自己不得不努力。成都树德中学国际部YOC团队注意到校园“内卷化”的这一倾向,目睹了“内卷”带给同学们的焦虑情绪,他们决定找出导致这种现象的因素,以及了解中国学生是如何应对校园“内卷化”的大趋势,深入研究如何将“内卷”的消极影响变为积极的动机。

他们在观察

成都树德中学国际部YOC团队为了找出导致高中生“内卷化”的环境因素,并寻求解决“内卷焦虑”切实可行的方案,团队成员开展了各项工作,包括调查问卷、面对面访谈和二次研究等方式。

问卷调查

团队成员将问卷参与者定为同龄人,对725名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根据问卷调查的统计数据,团队将被调查者对“内卷化”的理解大致分为三类:乐观态度、消极态度和中立,其中持中立观点是最为普遍的。

22.17%的参与者认为“内卷”是有积极作用的;

22.85%的参与者认为“内卷”是完全有害的;

45.79%的参与者认为“内卷”在带来动力的同时也有一定的弊端。

调查访问团队成员采访了周围同学、家长和老师。通过对不同身份采访者的访问,了解不同人群对“内卷”的看法。受访者被问及他们周围的“内卷”情况,他们如何看待这种现象,以及产生“内卷”的原因和后果是什么。

在调查访问中,一位持积极态度的高中生认为“内卷”始终激励着自己将压力转化为动力,不断努力进而保持优秀。“它提醒我,别人可以如此优秀。”

对“内卷化”持消极态度的学生说到:“我感到非常挣扎。我想取得好成绩,但我担心没有足够的能力和信心。”这一部分同学认为“内卷化”使个人的努力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虽然每个人都提高了个人水平,但最终实际的竞争力并没有提高。

一位持中立态度的高中系主任认为即使个人的努力程度和心态可能不再决定谁是比赛的“赢家”,但整个社会还是被推动了。“人们会发现我们的社会正处于过渡阶段,这时就会发生内卷化。回过头来,你会发现社会其实正在进步。”

二次研究

团队成员希望了解“内卷”语义变化背后的趋势,以及这个词是如何从人类学术语变成网络热词。他们查阅了关于“内卷”的论文等文献资料。成都树德中学国际部YOC团队从学者对“内卷化”的观点中汲取了灵感,从中他们认识到这个词是如何逐步获得它的涵义,以及它的社会意义和潜在的学术价值。

实际上,这个术语实际上并非新词。经济学、社会学等领域的许多学者都用这个词来指代一种社会文化模式发展的停滞。一篇名为《绩点为王:中国顶尖高校年轻人的囚徒困境》的网络文章的流行, “内卷”开始被用来调侃同一范围内的竞争。随着互联网的快速传播,在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上搜索“内卷”有超过9千万条信息,同时“内卷”被选为2020年十大网络流行语之一。团队成员同时调查了这一数据的可靠性,他们询问了周围人是否看到过“内卷”词,超过80%的受访者都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他们为了什么?

美国精神分析学家卡伦·霍妮说过:我们愈是正视自己的冲突,并寻求解决的方法,我们就愈能获得更多内心的自由。成都树德中学国际部的同学们希望通过此次YOC青年观察加深人们对“内卷化”的认识和理解,更好地认识“内卷化”并对其作出积极的反应是回应“内卷”最好的答案。

同时,他们在YOC青年观察中提出了一些想法来帮助人们克服“内卷”的恶性循环。首先,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每个人都有独特的追求和生活目标,用别人的成就来对比自己的缺点毫无意义;其次,鼓励自己培养更多兴趣,可以是学习,也可以是其他爱好。旦找到自身的天赋,就不会轻易被别人的成就所影响。

他们是谁?

Chenxi Li:统筹协调,负责设计调查问卷和采访环节,撰写项目报告及版面设计,拍摄Olog

Yike Feng:负责二次研究、设计调查问卷和采访环节,撰写项目报告

Yuhan Zhao:负责版面设计和采访环节,拍摄Olog

Lu An:负责设计调查问卷和采访环节,撰写项目报告

Lejin Huang:负责设计调查问卷和采访环节

Jingwei Du:负责二次研究、采访环节和设计调查问卷,撰写项目报告

Xiaomeng Xiong:负责设计调查问卷和采访环节,拍摄Olog,撰写项目报告

Wushuang Chen:负责设计调查问卷和采访环节

评委点评

“报告有一个非常好的序言。它清楚地定义了内卷。照片也很棒,很有效果第三段中收集的数据也非常好一一各种来源的观点交织在一起。”

专注于国际教育领域优质内容分享。
上一篇

难道芬兰人不请家中的客人一起进餐吗?

下一篇

YOC最佳青年观察奖项目展示:与社会和技术隔离的中国老年夫妇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