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人文社科专业学费全免你还会读吗?

最近的IPEDS数据显示,英语、历史、宗教和语言专业的数量自2000年代达到顶峰以来都下降了至少40%。计算机科学、STEM和医学专业占据了过去属于人文学科的份额。

上周,John Warner突发奇想在推特上写下了这样的一个问题,并由此展开了一项关于人文学科选择的调研与反思:

“你认为,如果大学学费全免的话,会有更多人选择人文类专业吗?”

让我(原文作者)先交代一下我的样本的人群,也就是我twitter的圈子里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我的twitter圈子里大部分人他们要么直接与教育有联系,要么与教育有密切关系,其中很多人(像我一样)都是人文学科的。他们在整个职业生涯中直接经历了人文学科的衰落。

问题的选项有“Yes“”No”“Not Sure”

同时还有一个另外的条件是:这个问题不需要特别深思熟虑。“更多”的模糊性虽然是非常糟糕的问题设计,加上推特民意调查的方法限制非常严格,但我可以要求回答“是”的人在回答中给出开放式回答,这样我就知道为什么他们觉得学费全免可以让人文学科的人数增长。

我当时也并没有考虑样本代表性或质疑诚信或类似的问题。我当时就是脑子里蹦出了这样的问题,既然我们现在有推特这样的机制来与世界分享这个问题,我就这么做了。

我自己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不确定”。

显然,我曾相信,免费的大学可以通过降低学生毕业时背负巨额债务的可能性让人文学科更具吸引力,但其实我从过去到现在都对这一主张并不确定。

如果说免除学费可以增加大家选择人文学科的积极性,那么前提一定是大家现在对人文学科是有一定想法的。而如果假设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内心其实非常想学人文学科,但是因为没有钱交学费,所以他们没有选择;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之下,答案一定是“Yes”。

但如今与其说是因为担心债务问题,其实更多学生担心的是人文学科的专业就业问题和收入前景。

回答中,有一些人还指出,在许多情况下,学生在高中时可能拥有的人文相关经历,但是并不会对这些学科有想要深入学习的想法。简单来说,就是可能大家其实也真的对人文学科没什么兴趣。

我认为,拜登政府关于学生贷款减免的行动再一次掀起了关于大学如何培养劳动力以及读大学所需承担的经济成本的讨论。

但是,我们拥有的是如何为大学财务的讨论的爆发而并不是围绕专业“回报”的讨论的爆发。这意味着,尽管学生贷款减免有效减缓了学生们上学的压力,但是专业本身带来的低回报还是让他们对人文专业望而却步。

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五分之二的毕业生希望自己选择了与大学专业不同的学习领域。人文和艺术专业学生的后悔程度最高。

尽管美联储的调查中并没有包含调查关于这些“遗憾”和“后悔”背后的潜在原因,但《华盛顿邮报》对这篇数据的报道中仍然假设这些“遗憾”和“后悔”显然是和这些专业的收入潜力有关。

我(原文作者)曾在2017年写过一篇文章探讨关于类似的调查报告,我对这类调查中的对大学专业的“后悔”这件事情本身都持一定的怀疑态度,因为我认为这个所谓的“后悔”其实取决于你什么时候问我关于我自己选择的专业,我在哪里上大学,我的专业是什么,然后到我在研究生学院学了什么,可能这种时候我有资格去承认某种程度的“后悔”。

“遗憾”和“后悔”其实是在要求我们衡量一条想象中的道路和我们所经历的现实,而其实我们是没有办法去想象“如果我没有选择这个专业”到底是什么样的。那么其实我们就是在用我们经历的这么多年的现实去和一个所谓的“遗憾”和“后悔”这样空虚的问题去做对比。

也就是说,人文学科专业的学生在这个问题上很多人表示“后悔”选择这个专业,这确实表明,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我们这些拥有这些学位的学生的现实可能并不理想,不论是他们选择这个专业后发现这些专业枯燥乏味,还是在毕业的时候发现自己可能找不到工作。

但是就我个人而言,我相信是我的人文学科学位让我能够适应快速变化的世界,只要我有能力,我都会向学生们提出这一案例,但这一案例经常遭到年轻一代人的质疑,他们告诉我,这些年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

是啊!这才是重点!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应该狭隘的只专注于这些技术专业的内容本身,而是在学习这些技术专业的同时学习如何批判性地思考和去适应不同的环境,这些事情比我们学习的专业本身更加有意义。

可他们仍然持怀疑态度。

到目前为止,读者们可能已经推断出我故意隐瞒调查结果,你是正确的。

我这样做是因为我想围绕我们提出的关于教育的问题建立大的问题架构——

我们应该怎么支付大学的费用?

学生应该选择什么专业?

我们如何确定这笔所谓投资的回报率?

实际上我们也知道这些问题非常复杂,当我们问每一个问题时,我们的回答都会有很多“啊,再看吧”“可能要考虑一下”“那每个人情况不同啊”这样的因素。

专门研究“专业选择”的社会学家 Alanna Gills 发了一条推文强调了学生选择专业时,除去工资之外的的几个主要因素,显而易见的是,大学毕业生的低工资是劳动力市场做出来的决定,而不是个人做出的选择。

例如,教师薪酬惩罚又创下新高,教师的薪酬比同等大学毕业生低23.5%。

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一个想当老师的学生是否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因为他们将自己的终身工资置于低于他们所受教育的水平?而这个市场什么时候会自我修正?这也是个问题。 

我认为,毫无疑问,免费大学可能有助于人文学科,但前提是我们人文学科继续抵制仅凭毕业后的工资来判定围绕专业和投资回报率(ROI)的狭隘讨论。

在回答我调查问题的266人中(“你认为,如果大学学费全免的话,会有更多人选择人文类专业吗?”)答案比例细分如下:

是-74.8%

否–8.6%

不确定——16.5%

就我个人而言,看到高比例的“赞成票”让我对未来有一种良好的感觉,即使最近的现在很困难。

对我来说,这表明,主要关注人文学科的朋友们对人文学科的价值持有信念,至少他们相信学生将从人文学科领域的专业学习中受益,这肯定也是他们自己的经验之谈。

实现这一现实需要一些努力,但我看到,围绕关于“大学是什么”,“谁应该从大学受益”,以及“人们如何从大学受益”,这些事情中大家都存在一些分歧。不过这也可能只是让我们偷偷地通过一个更广泛的信息,了解人文学科所提供的所有不同的东西。

对于专业的选择,每个人其实有自己不同的想法,到底是选择一个所谓的“高性价比”的专业,还是选择自己想要学习的专业;又或者说这个所谓的“性价比”应该如何算起;这个社会我们到底应该坚持自己还是持续“功利”?

上一篇

POE成绩复议成功终获梦校录取offer

下一篇

ISEB考试是什么?ISEB考试在哪里考?ISEB考什么?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