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快乐教学行不通?没有标准成绩的女儿是怎么爬藤的?

今天来到我们直播间的是 Rose 的妈妈,Rose 妈妈在 2008 年带着即将上大学的大女儿和 5 岁的 Rose 移民到了加拿大。本来还想偷懒,照搬姐姐的“求学套餐”再来一套,可奈何姐妹俩的基础教育经历完全不同,Rose 完全是在“加式教育”下成长起来的。

在 7 年级之前,妈妈对 Rose 的教育也一直秉承着加拿大式的快乐教育,而且由于妈妈的工作需要,Rose 一直在多伦多与北京之间来回“走读”。直到 7 年级的时候才真正地定居多伦多了,而且也是在这个时候,一起玩到大的邻居姐姐成功申请进入耶鲁大学,让 Rose 突然萌发出了想要去藤校读书的想法,但是直到 11 年级才真正坚定了要去美国读大学信念。

这期间 Rose 经历了什么?妈妈又是如何帮助孩子正向面对,从消极转向了积极“应战”的呢?

今天我们就有请本次访谈主人公 Rose 妈妈,分享移一代携手移二代,并肩打怪逐梦藤校的私藏攻略,希望能对读者有所启发。

为什么在加拿大快乐教育行不通?

Rose 来加拿大真真是快乐教育了 7 年啊,但是一旦涉及到了升学,出现竞争,而且只要选拔的机制还存在,那么小学时曾经的“快乐教育”就变成了“蹉跎的旧时光”。

Rose  7 年级的时候,我们邻居家的女孩成功地申请到了耶鲁大学读书,她是一路在私校读书,然后以体育特长入的耶鲁大学。这让我突然顿悟 Rose 的教育好像过于快乐与松散了。尤其是在 Rose 升入高中后,更是遭到了“社会的毒打”。即使是公校,身边也都是各种牛娃,Rose 也有种“跟不上节奏”的感觉,所以这个时候她真的是自信心严重受挫,去美国读书的想法也是这个时候开始出现了动摇。

还好经过两年的刻苦努力,成绩慢慢地赶了上来,Rose 才又重拾了去美国的大学读书的想法,坚定了自己的目标。但我仍然觉得 Rose 的理科基础打得不是很扎实,尤其是相对于国内的教育来讲,可能这也是 Rose 最终更倾向于文科的原因吧。

所以,就我个人来讲,如果重新来一遍,我会提早加强她的学科教育的。

普娃如何找到自身闪光点?

Rose 一直在公校读书,虽然从小也学了美术啊、钢琴啊等等的各种兴趣班,但是也没有发展成“求学特长”,也没有奖项加持,可以说是普娃中的普娃。

不过在加拿大的教育体系下,Rose 的性格比姐姐来说更加开朗,也更有主见。她有着发散性思维,对自己的想法不设限,一个问题会有很多种答案。Rose 很喜欢演讲、辩论,对历史与政治也很感兴趣。在学校中,她就她的这些兴趣,积极发展延伸。

Rose 会积极参加学校的俱乐部,在《模拟联合国》项目组,一直坐到了 Leader 的位置。在这个过程中她从写作能力、组织能力、策划能力,到最后培训新组员,各个方面都得到了很好的锻炼。

当然,校内成绩也保持了很好的位置,老师的推荐信里对她的评价也很不错。我想这也都会慢慢地成为了她身上的闪光点吧,也是她申请成功的加分项。

与孩子的价值观发生碰撞如何解决?

Rose 在加拿大长大,我俩之间不只是存在了两代人的年龄上的代沟,还有中西方文化上的观念的差别。小时候还好,但是到了青春期,这种碰撞是不可避免的。

对于我们在中国长大的人来讲,种族问题就不是问题。有一次在路上,因为天色暗,我以为是刚刚过去的是无人驾驶的车,但其实是黑人在开车。Rose 就会认为我怎么这样,就很激动。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

遇到这种时候,我要做的就是少说多听,让孩子充分表达她的想法,这样才能做到“知己知彼”,有效沟通。

如何面对孩子的青春叛逆期?

因为 Rose 是我第二个孩子,以前在姐姐的教育过程中的那些焦虑感就会释然很多,对二女儿也会有更多的耐心。

对待青春期孩子,家长的态度一定是平静与稳定的。与孩子共同面对遇到的困难,家长能给到多少支持就给多少支持,要让孩子相信你是她最坚实的后盾。

高中期间如何疏导孩子心中压力?

很不幸,在 Rose 的高中学校,一年中前后有两个同学因为压力而选择自杀。其中有一位还是她的好朋友,生前一个月的时候还一起在我们家中做小组项目作业。当 Rose 参加同学的葬礼的时候,才真真正正地觉得他真的离开了。Rose 回家后情绪崩溃地大哭了一场,这时候我就想办法让孩子把情绪发泄出来,说出自己的感受,能说出来,就平复心情,得到缓解。当然,家长做个倾听者就好。当然,如果暂时不想说,那我也尊重。

这是孩子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经历生死,感受就发生在身边的悲剧,所以这种冲击力真的是蛮大的,但是孩子的成长速度也是惊人的。她会看到有的同学反而去消费这件事情,为自己谋福利,什么拒写作业啊,过度放松啊什么的,Rose 就会有思考,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都是成长。

这段经历,也对 Rose 在之后的升学中的专业选择产生了影响,她会有使命感,想为人们做些什么。

为什么要找辅导机构?

我们是在 10 年级快结束时才最终确定下来要申请美校的,时间紧迫么。我们的邻居“耶鲁妈妈”给我们的建议就是“专业的事儿留给专业的机构来做”,于是我就找到了 机构。

机构 的专业性,也是让我觉得特别棒的一点是,它不是“代理”孩子如何写申请论文,而是推着孩子一步一步地往着既定的目标前进。在这个过程中,孩子肯定会有压力和挫败感,然而正是在这一次次地磨练、追求、失败、在追求中,孩子能够认识到最真实、最棒的自己。这也是孩子建立自信,从而获得一个更好的自己的一个必经过程。

还有就是我认为 机构 在这个过程中做的是一个“工程监理“的中间方角色,我和孩子分别是甲方与乙方。如果没有这个中间方,甲乙双方一定是十分对立的。尤其还是在孩子青春叛逆期的时候,那个后果就太可怕了。

举个例子,当孩子被推着前进,需要多次修改论文的时候,肯定会有负面情绪产生的。如果是我追着孩子要求这、要求那的,那我俩必定是分分钟地谈崩状态。但是有了 机构 在,辅导老师分担了这部分的火力值,避免了家长与孩子之间的直接冲突。作为家长就会自动地和孩子站在一边,甚至成为“战友“,毕竟她也需要我去和机构沟通么。

所以,父母做个劝导者、安抚者的角色,与子女的关系就会好很多。而且,父母也会以“第三方”的角度更清晰、客观地了解自己的孩子。

Rose 的申请过程是怎样的?

Rose 申请大学正好赶上了疫情,我觉得我们的准备还是有些晚了,SAT 考试陆续都取消了,Rose 是在没有 SAT 成绩的情况下,拿到了 4 所大学的 Offer,最后她选择了纽约大学。

后期的 Rose 是自己对自己有要求,反而不是我对她有什么期待

作者的话:

非常感谢 Rose 的妈妈,身为父母真是不容易,因为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也是对自己的又一次的塑造,不仅是妈妈,还有爸爸也是功不可没的。

在培养孩子成长的路上,给孩子足够信任,足够信心和足够鼓励,我想这就是我们作为父母能够为他们做的最好的事情,给他们最好的礼物。

上一篇

留学申请过程中找什么样的顾问不会后悔?

下一篇

关于加州的大学你必须要知道的5件事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