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能够承受压力和具备竞争意识(上)

让孩子能够承受压力和具备竞争意识(上)

在我们过往的讲座和讨论中,华裔家长们最关心也最忧心的一个话题就是自己的孩子,即使到了高中阶段,不少人似乎还没有进入“状态”,仍然轻松、懒散,对个人和国家的未来缺乏兴趣和思考,为此父母与孩子的沟通愈加显得困难。而纵观加拿大,在全球经济危机中步履艰难;加拿大的公司和企业,在竞争压力下惨淡经营;同样,加拿大的许多家庭,在生活的困境里奋力地挣扎着。

尽管如此,在加拿大的中小学教育中,仍不能谈压力,更不能提竞争;仿佛加拿大的孩子们,会因为地域或是水土的优良,在中学毕业后,进入大学或进入职场时,便能够适应一切,猛然成长,似乎一夜之间就能变为胸怀绝技的“变形金刚”。

更有一部分移民来加拿大,且自己感觉到已“西化”了的家长,甚至个别“教育顾问”和“民选代表”,也常在电台和电视等媒体上,以“教育专家”和“行家”自居,畅谈和宣扬所谓的西方教育的“主流”思想:提倡让孩子完全自由地发展。其实他们根本不了解西方的精英教育理念。

同时他们好像也漠视了加拿大早先能够成为发达国家之一,是几代人牺牲和奋斗所换来的历史事实;他们似乎不知道加拿大,要想继续成为富强和美好的家园,移民的后代们必须从童年和少年开始,就要对自我、对家庭、对社区、对这个国家树立起强烈的责任感,并培养与其他民族和国家竞争的能力。

其实,每一位有心、有智的家长都明白,无论是培养孩子在社会上的生存能力,还是掌握追求事业成功的本事,让他们能够承受压力,具备竞争意识,是非常必要的。如何让即将进入成年人行列的孩子们懂得压力和具备竞争意识呢?这期,我们就用一篇文章做引子,来聊聊这个话题。

《纽约时报》曾发表了一篇题目为“大学毕业率比较”的文章。文章的目的是介绍美国著名的研究和智囊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发表的对全美1300所4年制大学本科生6年内毕业的比率进行统计分析后所做的报告。

该报告的全称为“毕业证书和中途退学:哪些学校成功地培养了毕业生,哪些没有?”报告选择的研究对象是多年前入读全美1300所4年制大学的120万名中学生。他们原计划最终都应取得学士学位;在入校时,这些年轻人对于毕业都毫不怀疑,问题只是何时毕业。然而,他们中的许多人,自信心在几年后却荡然无存,其中只有53%的学生,在6年内成功毕业;有些大学,毕业率要糟糕得多。

该报告的4位作者,对美国教育部统计的特定某年度入学的学生资料进行了系统的研究。他们的结论是,美国大学的毕业率危机,并不只是发生在少数学校,相当大比例的学校都是吃进去的多,产出来的少。

若将大学按照优劣排名来分组别,再将毕业率排队,报告发现:排名最高的这个组别中,本科四年毕业率最高的依次是圣母大学(93%),芝加哥(91%),普林斯顿(90%),杜克(90%),麻省理工(87%),哈佛(86%)。毕业率最高的这一组别的学校,基本全让常春藤盟校和斯坦福、麻省理工、杜克、圣母大学这一类名校所占据,其中不少毕业生是取得双学位,或一个半学位。

该报告还指出,毕业率的高低,并不能反映学校的优劣,否则降低标准,滥发毕业证将会是一个灾难。幸好在评价学校优劣的时候,整个社会采用的标准是毕业生未来的收入、获得知识的水准(读研究生继续深造的比例)、职场上的竞争力(在超大型企业和公司任高级职位的人数),以及对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做出贡献的杰出公民(各类名家和政客)人数等。

而加拿大的状况又如何呢?我们可以从加拿大统计局的网站上搜集到的数据表明,加拿大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的大学本科生(学士学位获得者)四年毕业率在16%~19%之间;90年代为25%左右;进入到21世纪以来,四年平均毕业率为32%(切记加拿大本身上大学的比例就比较低)。而过去10年里,毕业率的“爬升”,相当程度地仰仗我们新移民的“贡献”。

如果也用上述评价学校优劣的标准来衡量一下加拿大的学校和的毕业生,家里有过毕业生的父母们,人人心中都有一把明镜似的尺子。每一位愿意思考或有能力思考的移民家长,都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如果在对待教育的意识上,我们继续“西化”,投入所谓的“主流文化”的话,我们的孩子将会为他们的未来付出沉重的代价。

上一篇

申请大学最实用的课外活动竟然是它?!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老师微信 老师微信
老师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