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ACT标化考试真的没有用吗?

自从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许多美国大学都不再硬性要求申请者提交标化考试成绩,再加上去年最高法院推翻平权法案的裁决,大众对于标化考试和教育不平等现象的讨论一直有增无减。

在疫情的影响已大幅淡去的情况下,大部分美国大学仍然延续标化考试可选政策,且又有许多教育平权机构高调宣扬免除标化考试的正面影响,标化考试的重要性在未来将逐步下降,似乎已是大趋势。

但是,《纽约时报》却在今年年初发布了一篇文章,质疑标化考试是否真的如许多人口中那样“毫无用处”,并在文中引用了多项调研的结果,这些数据均表明标化考试成绩是预测大学成功的可靠指标。

下面就跟老师来看看吧!

墙倒众人推?标化考试真的“一无是处”吗?纽约时报为SAT/ACT平反!

自新冠疫情全面爆发后,高中生难以参加SAT/ACT考试,许多美国大学都暂缓了标化考试成绩的要求,当时各大学称此举只是暂时的,但此后几乎所有大学都继续延长了不硬性要求申请者提交标化考试成绩的政策。许多人将这一变化誉为“高等教育公平的胜利”。

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专家和大学管理者开始怀疑这一转变是否明智。研究表明,标化考试成绩对预测大学成绩、毕业机会和大学毕业后的成功有帮助。标化考试成绩相较高中成绩更可靠,部分原因在于近年来高中成绩出现通货膨胀的现象。

缺少考试成绩使招生官难以区分申请者的潜力,尤其是哪些申请者有可能在名校取得好成绩,哪些申请者可能会陷入困境。研究还发现,考试成绩对于识别收入较低、少数族裔学生特别有帮助,这些学生的平均分相较于富裕社区的学生或白人、亚裔学生较低,但是,对于背景不那么机构的学生来说,好的分数往往预示着巨大的潜力。

布朗大学校长 Christina Paxson 最近写道:“标化考试成绩比高中成绩更能预测学业成功与否。”Stuart Schmill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招生院长,该校是为数不多的恢复标化考试要求的学校之一,他表示:“仅仅获得全 A 的成绩并不足以让我们知道学生是否会成功。”

去年夏天,机会洞察组织(Opportunity Insights)发布了一份学术研究报告,涵盖了“常春藤+”大学(常春藤联盟中的八所大学,以及杜克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研究结果显示,高中平均成绩与大学成功之间的关系不大。反而是标化考试成绩与日后的成功有很大关系。

同样,由病理学家 Henry Sánchez 和教育学教授 Eddie Comeaux 领导的加州大学教师委员会在2020年得出结论,标化考试分数比高中成绩更能预测学生在加州大学九所分校的成功,这九所分校共有23万多名本科生。委员会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标化考试成绩的相对优势越来越大。

随着去年最高法院推翻了平权法案,围绕大学招生的热议越演越烈。关于标化考试的争论已经被卷入了更深层次的问题之中,这些问题涉及美国的不平等现象,以及美国大学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但研究数据表明,考试批评者似乎“划错了战线”。如果将考试成绩作为招生综合评估的一部分,同时肯定申请者克服困难的表现,将有助于培养多样化的高素质学生。恢复考试可能还有助于解决许多人对名牌大学招生过程的另一种不满:招生过程变得太不透明,与成绩无关。

那么,这些调研数据就摆在眼前,为什么大学还不恢复标化考试要求呢?

首先,标化考试很容易让人反感。它们给数百万青少年带来压力。考试似乎把一个人的天赋和潜能简化为一个数字。SAT的原名是“学术能力测验”(Scholastic Aptitude Test),这个名称所蕴含的意义太过重大,即使是SAT的拥护者也不敢说它能够百分百反映一个人的学术能力。简而言之,新冠疫情为美国社会创造了一个抛弃传统的机会,而很少有人喜欢这种传统。

但另一部分原因则与政治有关。标化考试在政治进步人士(Political Progressives)中尤其不受欢迎,而大学校园又以进步人士为主。

许多人认为考试不公平,因为不同种族和阶层之间存在分数差距。中等收入、黑人和西班牙裔学生的平均分数低于白人、亚裔和高收入学生。考试的批评者担心,恢复考试要求会减少多样性,最高法院推翻平权法案的判决更是加剧了这些担忧。

如果名校只根据标化考试成绩来决定录取,那么校园里的种族和经济多样性确实会急剧下降。然而,高等教育界几乎没有人赞成将考试作为录取的主要因素。问题在于,考试分数是否应该成为从各个人口群体中识别合格学生的标准之一。

我们不妨了解一下SAT的历史。正如SAT批判者所说的那样,20 世纪初最初的标化考试设计者 Carl Brigham曾写过一本宣扬种族主义智力理论的书,不过他本人后来否认了。但是,推行考试的最基本原因实际上与机会的扩大有关。哈佛大学的管理者们推动了智力测验的创立,他们认为智力测验是一种从任何背景中发现有天赋学生的方法,这些学生将继续加强美国精英院校的实力,而这些院校主要由少数白人新教徒组成。

如今,支持考试的最有力论据或许是,招生过程的其他部分存在更大的种族和经济偏见。富裕的学生可以参加昂贵的活动,比如音乐课和运动校队,这些都能增强他们的申请实力。这些学生的申请文书通常会得到受过良好教育的父母的精心修改。许多富裕的学生就读于私立学校,高中升学顾问也会对每个学生的申请材料进行润色。

当然,考试并不完全客观。富裕的学生可以花钱上考前辅导班,可以花钱多次参加考试。但有证据表明,这些优势只造成了很小一部分差距。

我们再来看看其他的考试,如 NAEP,一个全美国中小学生都要参加的测试,也同样反映出巨大的种族和经济差距。联邦政府将 NAEP 称为“国家的成绩单”,而教育研究人员则认为它是衡量 K-12 阶段学习的严格标准。尽管学生不会参加NAEP考试预备班,但其人口统计差距与SAT/ACT考试的差距非常相似。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 Raj Chetty 同样参加了上文所提到的常春藤+大学研究,他认为:“这种相似性又一次证明了SAT考试的基本原理,也向我们反映一个事实,即SAT分数的差异是美国不平等的症状,而不是原因。

换句话说,SAT/ACT分数中存在的种族和经济差距并不能证明这些考试存在偏见。毕竟,大多数衡量美国生活的指标,如收入、预期寿命、住房拥有率等都显示出差距。这也难怪,因为社会确实存在着巨大的不平等。然而,问题并不完全出在统计数据上。黑人贫困率相对较高并不表明统计数据存在偏差,取消统计也不会减轻贫困。

越来越多的调研结果进一步佐证了标化考试的预测能力。再来看一下常春藤+大学的调研结果,三位教授考察了衡量大学成功的几项指标,如学生的成绩是否足以进入顶尖研究生院或被理想的公司聘用。标化考试成绩是一个很好的预测指标。而高中成绩则逊色得多,参考下图:

墙倒众人推?标化考试真的“一无是处”吗?纽约时报为SAT/ACT平反!

由达特茅斯学院三位学者进行的补充研究表明,高中成绩与大学成绩之间的关系不大,部分原因是现在很多高中生都能拿到A。相比之下,标化考试成绩与大学成绩之间的关系却非常密切。没有提交标化考试成绩的学生在到了大学之后,往往会与标化考试分数较低的学生一样感到吃力,详见下图:

墙倒众人推?标化考试真的“一无是处”吗?纽约时报为SAT/ACT平反!

调研的其中一名学者 Bruce Sacerdote 指出,有些人担心标化考试分数只是收入或种族的代表,但目前的调研结果应该可以减轻这种担忧。在每个种族群体中,分数越高的学生在大学中的表现越好,无论是贫困的学生,还是富裕的学生,都是如此,详见下图:

墙倒众人推?标化考试真的“一无是处”吗?纽约时报为SAT/ACT平反!

在招生过程中的各种主观因素中,标化考试成绩即使存在缺陷,也提供了关于申请者是否准备好进入大学的有意义信息。这些考试建立了一个固定的基准,比高中成绩、教师推荐或课外活动更可靠。

“SAT能让招生官了解,学生为上大学做了多充分的准备。” Sacerdote 表示。

乔治城大学的招生院长 Charles Deacon 在受访时表示:“很多大学管理者其实都充分了解标化考试的价值,但他们担心如果恢复考试,会在校园和媒体间引发政治反应。这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

2020 年,尽管加州大学自己的研究数据肯定了考试的预测价值,但还是宣布推行Test-Blind政策,不再接受标化考试成绩。最近几个月,纽约时报记者多次要求与加州大学官员讨论这一政策。他们回复了一封电子邮件声明,称 "加州大学一直致力于维护公平的招生程序,全面审查每一位申请者,并努力消除系统性的不公平现象"。加州大学发言人拒绝通过电话讨论该政策,也拒绝安排访谈。

目前还不清楚其他大学是否会根据新的数据重新审视他们的考试选择政策。目前,许多青少年表示他们感到困惑。他们不确定是否要参加考试,也不确定什么样的分数才算高分。

许多大学的教授都希望自己的学校可以效仿麻省理工学院的做法,在他们眼里,麻省理工学院已成为如何在要求标化考试的同时,优先考虑多样性的完美案例。在新冠疫情期间,麻省理工学院暂停了两年的考试要求。但该校研究了之前15年的录取数据后发现,考试成绩较差却被录取的学生更有可能陷入困境或辍学。

墙倒众人推?标化考试真的“一无是处”吗?纽约时报为SAT/ACT平反!

麻省理工学院招生院长 Stuart Schmill 强调说,标化考试分数并不是录取决策中的主要因素。尽管如此,他和他的同事们还是发现,这些分数有助于让他们发现那些来自条件较差的高中、但分数高到足以表明他们会在麻省理工学院取得成功的高潜力申请者。

Stuart Schmill解释说,如果没有考试成绩,招生人员就会有两种“不受欢迎”的选择 —— 他们必须猜测哪些学生有可能在麻省理工学院取得好成绩,有时几乎肯定会猜错,拒绝合格的申请者,而录取较弱的申请者。或者,麻省理工学院需要拒绝更多来自条件较差高中的学生,从私立学校和条件机构的公立学校录取更多的学生,因为这些学校在培养合格学生方面有着良好的记录。

“在恢复了标化考试要求之后,我们就录取了有史以来最多样化的学生班级。考试成绩很有帮助。” 在麻省理工学院目前的一年级新生中,15%的学生是黑人,16%是西班牙裔,38%是白人,40%是亚裔美国人。约20%的学生获得了佩尔助学金,这一比例高于许多其他名校。

“当大学不要求标化考试成绩时,最受影响的是那些在相对不知名高中里成绩优秀的学生,这种学校很少能够把孩子送进常春藤联盟,SAT/ACT是他们的生命线。”哈佛大学经济学家 David Deming 说。

其他仍然要求标化考试的大学,往往与大多数精英校园浓厚的自由主义文化有所不同,比如申请美国西点军校的学生必须提交SAT或ACT考试成绩,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田纳西州等地的公立大学也同样要求申请者参加标化考试。

反对考试的最有力的理由来自教育改革者,他们希望从根本上重新思考精英高等教育。在他们看来,美国的顶尖大学不应该试图找出最优秀的高中生;相反,这些大学应该利用自己的资源来培养多样化的优秀学生,并在这一过程中提高社会流动性。

加州大学河滨分校高等教育教授、该州标准化考试审查联合主席科莫赞成这种做法。他同意SAT/ ACT可以预测学生日后的成功,但他更倾向于一种简化的录取制度,即大学主要根据高中成绩设定最低要求,然后通过抽签录取学生:“抽签将使我们从根本上重新思考获得入学机会和学习的意义,而不是接受现状。”

这与许多大学已经在做的事情其实并无太大区别。全国的平均录取率接近70%。即使是选择性较高的大学,也会录取超过25%的申请者,而高中成绩就足以达到这一目的。

“随着学生学术水平的提高,标化考试成绩变得相对更加重要。” 布朗大学经济学家Friedman说。

关于SAT/ACT考试的争论主要集中在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威廉姆斯学院、卡尔顿学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密歇根大学等几十所名校。管理这些院校的人都认为,社会流动性应该是他们的核心使命,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给克服逆境的申请者加分。但这些大学还有另一个使命:追求卓越。

他们希望发现并培养最有可能出类拔萃的学生。反过来,这些学生又可以进行尖端科学研究,从而治愈疾病,加快世界转向使用清洁能源的过渡。这些学生可以创办非营利性团体和公司,造福全社会。

美国名校的管理者往往会为他们不硬性要求标化考试成绩的决定辩解,声称考试无助于他们发现这些有前途的学生,这种说法与众多调研结果不符。相反,客观数据表明,只要将标化考试作为录取的其中一个因素,它就能同时促进学术卓越和多元化。

恰好,大多数美国人都支持以这种方式使用标化考试成绩。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曾向美国群众进行调研,询问他们对于大学在做出录取决定时是否应该考虑标准化考试这一问题的意见。不同种族群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支持这样做,详见下图:

墙倒众人推?标化考试真的“一无是处”吗?纽约时报为SAT/ACT平反!

就标化考试而言,收入较低的学生、黑人学生和西班牙裔学生一直被视为“需要保护“的一群,标化考试可选政策似乎是减低教育不平等和提高多样性的一种方法。但是,它也可以产生适得其反的作用 —— 这些”受保护“的学生本可以在 SAT/ACT考试中取得好成绩,但因为大学不要求,因此他们从未参与过。许多大学都试图”保护“这些学生,无需参与标化考试。在这个过程中,这些大学剥夺了他们中的一些人改变生活、改变社会的机会。

原文请参考:https://www.nytimes.com/2024/01/07/briefing/the-misguided-war-on-the-sat.html

【竞赛报名/项目咨询请加微信:mollywei007】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SAT/ACT标化考试真的没有用吗?
上一篇

想去英国留学雅思7.0都不够用了?

你也可能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关注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