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第一届STEM写作比赛获奖文章:无能何以带来自信

邓宁-克鲁格效应:无能何以带来自信

见到戴夫。在为一家营销公司策划了一年的广告活动之后,戴夫确信他的广告技巧是他部门里最好的。在他看来,他令人难以置信的原创内容值得一笔可观的奖金。但当他的经理递给他一份年度评估报告时,他的脸沉了下来。“这不对,”戴夫不相信地说。他指着自己在员工表现中排名垫底的那部分,问这是不是一个错误。

戴夫的案例说明了一种被称为邓宁-克鲁格效应的心理现象。

邓宁-克鲁格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是心理学家大卫•邓宁(David Dunning)和贾斯汀•克鲁格(Justin Kruger)在1999年提出的,是一种认知偏差,表现不佳的人会大大高估自己的能力。邓宁和克鲁格的研究表明,表现不佳的人“会得出错误的结论,做出不幸的选择,但他们的无能剥夺了他们意识到这一点的能力。”这种无能反过来又导致他们“对自己的表现和能力抱有夸大的看法”。

为了得出这些结论,邓宁和克鲁格进行了一项研究,测试参与者在幽默、逻辑推理和语法方面的能力。在给参与者看他们的分数之前,邓宁和克鲁格让他们以百分位数来判断自己的表现。他们在所有三个类别中的发现,证实了他们对表现不佳者自我夸大评估的预测:得分在第15百分位左右的参与者对自己所在百分位的评估要高出约50%。虽然结果也显示了得分平均者的轻微高估和得分最高者的轻微低估,但邓宁和克鲁格专注于调查得分最低者的严重高估。

表现不佳的人是否因为自己缺乏能力而无法认识到自己的能力?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邓宁和克鲁格邀请了得分最低和最高的参与者,并让他们对其他参与者的测试进行评分。之后,参与者被要求重新评估他们原来的测试分数。得分最低的学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良表现并相应地降低自己的排名,而是继续提高自己的分数。这表明得分最低的人需要能力来感知能力。

如果意识到这一点需要能力,那么表现不佳的人又该如何认识到自己能力的不足呢?答案就在问题本身。因为意识到这一点需要能力,表现不佳的人必须变得有能力。在对得分最低的学生进行逻辑推理训练后,邓宁和克鲁格发现,他们的分数不仅提高了,而且不再夸大自己的分数。这些结果表明,知识和经验是获得能力和自我意识的关键。

从本质上讲,如果不主动寻求反馈和知识,我们就无法达到高水平的能力。对于任何活动——无论是营销、育儿、足球还是水下编织——都需要一种开放的心态来获得经验,帮助我们看到自己的错误,并从中成长。

邓宁认为,智力的标志是“善于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如果我们想要避免认知偏差的影响,比如邓宁-克鲁格效应,如果我们想要从整体上提升自己,我们必须意识到,总是有更多的东西需要知道。

Works Cited

Cherry, Kendra. “The Dunning-Kruger Effect.” Verywell Mind, 14 June 2019.

Kruger, Justin, and David Dunning. “Unskilled and Unaware of it: How Difficulties in Recognizing One’s Own Incompetence Lead to Inflated Self-Assessment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Dec. 1999.

Morris, Errol. “The Anosognosic’s Dilemma: Something’s Wrong but You’ll Never Know What It Is (Part 1).” The New York Times, 21 June 2010.

专注于国际教育领域优质内容分享。
上一篇

纽约时报第一届STEM写作比赛获奖文章:昼夜节律 我们身体交响乐的指挥

下一篇

纽约时报第一届STEM写作比赛获奖文章:海洋塑料中的神经毒素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