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报考常春藤名校

为什么要报考常春藤名校  

在我们以往近二十年的工作中,经常与华裔家长们谈论一个相当普遍和有趣的话题,就是我们已经移民来到了新国度,相当多被加拿大自由松散教育环境宠坏的孩子们,都有个疑惑:加拿大中小学比中国要轻松的多,而且加拿大有这么多的好大学,为什么要费力去美国读常春藤名校?甚至不少华裔家长们也有类似的问题。由此引出的第二个问题是:报考常春藤这类名校难度太大,如果辛苦半天,最终没被录取,岂不是“劳民伤财”?

对于加拿大有全A成绩的中学生,特别是华裔学生来说,选择上本国大学,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正是因为如此,许多孩子在与自己原居住地中国国内的同龄人相比较后,都庆幸自己在加拿大运气好,无需费太大努力,就可以上大学。

加拿大的中小学教育果真是如此“自由和高效”吗?我们这里到底有什么得天独厚的条件, 可以保证我们的下一代不必非常刻苦就可以与世界其他地方的同龄人竞争?过去的十多年里,在CBC 广播上午时段较严肃的节目中常常讨论这个问题。

回顾一下,加拿大的先驱们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经过无数人的流血牺牲,奠定了其国家地位;通过几代人的奋发努力,使加拿大跻身于发达国家之列;世界上现代科学的许多基础学科,如地质学、森林学及海洋学等,都诞生和壮大于加拿大;通过这些事实可以确信,加拿大的中小学基础教育一定为此做出过卓越的贡献,而且还可以肯定,那时的中小学教育体制一定和目前的状况大不相同。  

这里不打算探究加拿大目前的中小学基础教育水准这一颇具争议性的话题,我们要讨论的是,为什么要努力报考常春藤盟校和美国其他名校,理由如下:

一,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日趋发展,带来的是政治、文化、教育的全球化。

当前所有发达国家都在接受移民,而正朝发达国家方向努力的大国,如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等国家,也早已打开大门,加入到当前这个前所未有的人类多方向迁徙的浪潮中来。加拿大下一代面临的是来自于全球的竞争,而中小学教育若一味地宣扬轻松放任,如何能担当起培育下一代的重任?因此鼓励孩子报考常春藤名校,就是让他们从小树立竞争的意识。

二,且看目前加拿大的经济状况。

由于美国经济的悲观前景和全球经济的放缓,加拿大许多行业都面临极大的困难,尤其是制造业、林木业等,大批企业裁减员工;加拿大制造业的高成本使本国的许多出口产品失去优势,这又会给占加拿大经济主体的许多中小企业造成困境。

每一位加拿大国民都体验着来自全球竞争的压力,而唯独加拿大的中小学教育,却决然反对在基础教育中引入竞争,这岂不是咄咄怪事!眼下我们华裔尚无力用足够的选票来有效表达心声,但鼓励孩子报考常春藤名校,则可以陪着他们一起,树立高目标,从小品尝竞争的味道。

三,再来看加拿大大学教育的现状。

如果下一代无需像其他国家的同龄人一样那么刻苦,就可以轻松接受大学教育,而同时相当比例的大学毕业生又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工作,那么加拿大未来的天,靠谁去撑着?尤其是值得我们自豪的加拿大排名最高的两所大学,多伦多大学和UBC,它们的本科生七年毕业率(即获得本科学士学位比例),分别只有79.4%和76.4%;在加拿大大学的研究生院里,越来越多的硕士、博士生来自于其他国家。

如果我们本国的孩子不从小具备竞争的意识和能力,将来怎能承担重任?所以鼓励孩子报考常春藤名校,就是预备下一代与来自全球的竞争者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为加拿大的未来承担责任。

四,未来加拿大要在全球竞争中保持优势,下一代必定要在充满着全球竞争者的大熔炉中锤炼成刚,而这个大熔炉就是常春藤盟校这一类世界级的名校。

请看加拿大中央银行历年的看家人构成:上届央行总裁 Mark J.Carney,出生在加拿大,在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获得3个学位;高级副总裁Paul Jenkins,同样出生在加拿大,但是从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普林斯顿大学获得学位;余下4位副总裁,其中3位分别在哈佛、麻省理工和普林斯顿大学获得学位。

过去十年里,央行任命的特别顾问一共12人,全是加拿大金融领域顶尖人才,其中9人分别毕业于哈佛大学、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牛津大学、杜克大学和芝加哥大学。而央行自20世纪30年代成立以来,总共有过8位总裁,其中6位分别毕业于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英国伦敦政经学院和牛津大学。所以加拿大的下一代应该,也必须有胆量有能力挑战常春藤名校。

上一篇

具备竞争意识与美国基础教育新举措

下一篇

2022-23MORRIS J.和BETTY  KAPLUN征文比赛介绍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老师微信 老师微信
老师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