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名校社团竞争白热化!耶鲁等名校社团录取率不到10%!

去年秋季,亚裔学生Arrow Zhang怀着对新事物的热情来到耶鲁大学。高中时,她几乎把所有空闲时间用于写作和练习钢琴,到耶鲁后,她希望将空闲时间分配给金融和国际关系等完全不同的活动。然而,Arrow Zhang没有预料到耶鲁的社团竞争会如此激烈……

她很快发现,与大学本身的录取过程不同,加入学生社团通常需要书面申请和面试。她在Google日历中填满了无数的会议和申请任务。经过一个多月不间断的选拔、申请、面试甚至测试,Arrow发现自己被多个社团拒绝,包括那些似乎没有明显录取标准的社团。她最终加入的大多数社团——如The Yale Herald(耶鲁先驱报)、一个舞蹈团队和钟楼弹奏者团体——都需要用到她在高中已经磨练过的技能。

Arrow说:“每个人都告诉你申请社团不需要任何经验。”但后来她发现,那些被录取的人在进入社团前已经达到了专业水平。

耶鲁大学有许多以高度排他性而著称的社团,也有一些拒绝理由令人意外的社团。Arrow Zhang其中一封拒信来自于Existential Threats,这个社团讨论诸如气候变化和人工智能等等问题。她之所以被拒绝,是因为缺乏足够多的应对现存危机的经验。

Ben Snyder在2022年与伙伴共同创立了Existential Threats社团。他曾在去年夏天在斯坦福大学的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研究流行病的风险潜力。他表示:“这个社团不适合初学者,我们希望社团的录取标准更加严格,以便未来能在社团内部进行更高层次的讨论。”

高门槛的社团不再仅是历史上那些精英团体,如secret societies、the acapella group、Whiffenpoofs(耶鲁大学一支著名的男声合唱团)或者只招收有限人数的体育俱乐部队伍。去年,耶鲁大学的投资社团(The investing club)拒绝了236人。教孩子编程(teach kids to code)社团拒绝了20人,即兴音乐社团(musical-improv group)拒绝了数十人,魔术社团(the magic club)的录取率为50%。

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备受追捧的社团通常需要超过10页的申请材料,而这只是申请流程的第一步,后续还包括正式面试和非正式会谈等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Voyager Consulting俱乐部每个申请周期会接收大约800-1,000份申请,通常只录取6-7人。“要进入Voyager Consulting比进入伯克利还要难。”俱乐部成员Ethan Chien说。

“这种情况远远超过了理性竞争,变得疯狂到了极点。”斯坦福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教授David F. Labaree在最近几年观察到竞争狂热席卷高等教育后说道,“学生们一旦在任何事情中落后,就会认为这是他们注定要失败的迹象:天哪,也许我在这里是个失败者。”

耶鲁大学里的每个学生都是人生赢家,只有不到5%的申请人可以得到录取耶鲁的机会。然而,极高的入学标准反而导致了他们的不安全感,他们认为必须证明自己的价值,因此在彼此之间建立了更加严苛的等级制度。

耶鲁的校园里有许多社团欢迎学生报名,包括动画片、披萨、神奇宝贝等社团都不是很难进。但在大部分社团的申请过程中,被拒绝才是常态。

而即使在被录取进入这些社团后,许多学生也无法完全参与到社团活动。Han Choi是一位主修政治科学的高年级学生,曾考虑从事法律职业。他被录取进入了耶鲁大学本科法律援助协会(YULAA)后,才发现由于该社团竞争过于激烈,他无法真正从事法律援助的工作。

Han Choi说:“在申请成为社团成员后,你必须再次申请参与服务项目。这意味着你即使成为了社团成员,还有另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申请在等着你。

大多数社团具备扩大社员规模的能力,也完全可以取消社员资格要求,但他们选择保持严格的招新制度耶鲁大学教育研究计划的执行主任Mira Debs指出:“我常常感到困惑的是许多学生组织会选择性地招新。这个系统完全由学生控制,是什么力量驱使耶鲁学生构建这些申请流程和要求?”

然而,虽然耶鲁的社团存在排他性和激烈竞争的情况,但许多学生并不觉得他们生活一个极端精英主义的环境。

“我非常高兴我尝试了那么多的社团。”Arrow Zhang如此说,“因为我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许多了不起的人。我的许多同龄人参与了社团的申请,接受了来自社团的面试和测试,作为他们竭力参与游戏规则的证明。他们拥抱了无数微小的精英主义,相信如果他们不愿意在每一个转折点上证明自己的价值,他们就不配完全参与校园生活。

斯坦福教授Labaree认为,这种竞争性是因为我们处于一个大学“普遍化”的时代,许多美国高中生都被期望上大学。Labaree指出:“如果问题不仅仅是关于我的教育背景,而是关于我的教育背景有多稀缺,那么每当有人进入到这种高度稀缺的领域时,就会稀释我的优势。我必须找到另一种建立优势的方法,而我选择的方法是通过严格筛选的标准来实现。

而一些执行这些规范的学生领袖也对此感到不安。Matthew Meyers是一名大四学生,曾担任耶鲁本科模拟法庭法律社团的主席。社团的预算限制了其人员规模,Meyers称拒绝申请者的过程是令人痛苦的,模拟法庭的拒绝邮件不仅仅是一封常规的“我们遗憾地通知您...”

它是长篇而细致的。亚裔美国学生联盟的领袖Tony Ruan也计划使社团更加开放,截至目前,亚裔美国学生联盟已经取消了申请的要求。“基于过往的成绩来选择社团成员是很奇怪的,特别当这个社团成立的目的是为人们提供一个探索兴趣和身份的途径。”Tony Ruan说道。

耶鲁的院长Pericles Lewis表示,他多次与学生团体讨论,希望将新成员的选拔推迟到学期后半段,以便大一新生在校园的前几周不会经历太大的竞争压力(用Lewis的话来说,这“不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耶鲁开学方式”)。但社团内的学生领导拒绝了这一提议,因为他们不想推迟整个学期的活动日程安排。Lewis还补充说:“耶鲁的文化倾向于鼓励丰富多彩的活动日程,这一点他认为既源自大学传统,也源自学生心理。”

Lewis教授说“学生为了进入耶鲁已经进行了大量竞争。他们在高中担任社团主席。他们在GPA和比赛方面都表现得非常出色,所以当他们来到这里时,他们还是希望延续这种竞争和压力。”

作为一名大二学生,今年秋天,Arrow Zhang将看到社团入会的另一面。她将协助耶鲁钟楼弹奏社团完成为期五周的招新过程,该社团去年录取了31名申请者中的8名。

她对成为那种掌握“生杀大权”的审核人非常紧张:“现在我可以在别人的选拔过程中发表意见,我希望我们能接受更多学生。”

一些社团确实可以增加学生的见识、拓宽学生的人脉甚至帮助学生找到非常好的工作和实习机会。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勇敢尝试并且努力融入自己感兴趣的社团也是一种新的体验。许多中国学生都希望加入商科经济类的求职导向型社团,这些一般都是全校竞争最激烈的社团。因此,中国留学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竞争压力。进入名校只是第一步,在大学中的竞争也许会更加激烈。

当然,最重要的是在这场社团游戏中放平心态。不要因为一个拒绝而妄自菲薄,也不要因为一份offer沾沾自喜。如何在这个过程中汲取自我成长的养分,这才是每个中国留学生必须要做的功课……

【竞赛报名/项目咨询请加微信:mollywei007】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美国名校社团竞争白热化!耶鲁等名校社团录取率不到10%!
上一篇

SAT机考成绩报告怎么看?

下一篇

芝加哥大学研究生低GPA保录项目介绍!

你也可能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关注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