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纽约时报学生个人叙事作文比赛获奖文章:《违禁品》

我们坐在相反的几排,像童兵一样面对着对方,只带着准备好的笔记和草草写好的旁注。我回想起老师的辩论技巧:没有稻草人的论点,没有逻辑谬误。哈钦森太太的灰色丙烯酸树脂敲打着她的雪人的金属,发出几乎没有人听到的指示。

“要有礼貌,不要超时。大家都知道,我们的话题是移民……”

有了我们这样的决心,就没有失败的可能。至少,这是我的团队赖以生存的信条;我不太确定。

一个身高不到四英尺的男孩先开口说话,说话的块头比他的身体还大。从数据上说,假设上说,然而。他凝视着哈钦森夫人发髻上方的一个虚构的摄像机,双手捂着肚子,摆出一副电视主播的庄严姿态。

在他进行开场辩论后不久,我就发言了。虽然我的对手和我握手时微笑着,但她临别时的握紧手掌让我隐约感到一种威胁。我一笑置之,消除了所有对尴尬的恐惧,开口说话了。我是一个花衣魔笛手,用事实和数据的旋律吸引听众。

“艾玛,你的反应?”赫群森太太了。

“看。”她的手一会儿握紧,一会儿又松开,最后把它们藏在身后。“我们可以永远争论这个问题,但美国是属于美国人的。可能会有优秀的移民,但他们是例外,而不是普遍现象。”

她的话充满了荆棘。比她说的话更糟糕的是她说话时的坚定信念;没有一丝犹豫,也没有一丝后悔。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说过这么肯定的话。

“你有20秒的时间回答,”哈钦森夫人提醒我,她满怀期待地向前倾身,好像在期待我愤怒地扑向艾玛。

作为第一代美国人,艾玛所说的根本不是真的。我想让她重新审视她对“美国人”的理解,因为我的基蒂安家庭成员和我的南方家庭一样都是美国人。我只是想说点什么。任何东西。但那将是一种绝望的行为,招致比死亡更糟糕的命运——羞辱。

在我的一生中,只要方便,我就把自己和我的血统分离开来。与朋友和同龄人在一起时,我以一个喜欢甜茶和Chick-fil-A的典型美国南方人的身份融入了进来。和家人在一起时,我假装能听懂那些用难以理解的加勒比口音说的句子,把指甲伸进手掌,努力不让姜汁啤酒吐出来。作为一只文化变色龙,我的生活方式是把自己伪装成我所处的环境。但当我的一个假面舞会遭到攻击时,我该戴哪顶帽子发言呢?我还会说话吗?

我为自己是第一代父母感到自豪,但当我回到座位上时,我没有说任何为自己辩护的话,我意识到这只是我对自己撒的一个谎。我对待自己的遗产就像对待违禁品一样,要隐藏起来,希望永远不要在错误的时刻暴露出来。为此,我感到羞耻的不是我的身份,而是我自己。

我沉浸在自怜之中,没有听到哈钦森夫人宣布我的队伍赢了,只有队友们摇着我的肩膀,喊着庆祝的口号才提醒我。我意识到没有人在想我是什么,这加深了我的忧郁状态。对他们来说,艾玛的话是一场体面的、尽管容易被遗忘的争论。对我来说,它们是伤口上的盐。

我们走到课桌前和对方握手。那天下午,我的对手第二次和我握手,和之前一样精力充沛。

“有趣,对吗?”她笑了。

我苦笑着回应。

“是的。”

专注于国际教育领域优质内容分享。
上一篇

第二届纽约时报学生个人叙事作文比赛获奖名单公布

下一篇

第二届纽约时报学生个人叙事作文比赛获奖文章:《桃派》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