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第三届STEM写作比赛获奖文章:蛆虫 令人作呕的医学重生

一个病人在一次成功的足部手术后从麻醉中醒来。当她恢复知觉时,她感到脚上有一种发痒、扭动的感觉。她掀开毯子看了看,看到的是一副令人憎恶的景象:数百条黏糊的黄白色蛆虫。

这个令人不舒服的例子似乎直接出自玛丽·雪莱(Mary Shelley)的小说,代表了现代医疗的前沿。事实上,蛆虫是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批准用于医疗的仅有的两种动物之一(另一种是水蛭)。

蛆虫在坏死的伤口中茁壮成长,这些伤口由于血液流动不足而难以愈合。这些伤口是细菌的滋生地,会导致感染,在极端情况下,会导致截肢。幸运的是,蛆喜欢以细菌为食。组织、细菌和缺乏血液流动的结合为这些昆虫创造了一个肉的天堂。最神奇的是:蛆虫只以坏死的皮肤为食,健康的组织不会受到影响。

1557年,法国外科医生Ambroise Paré首次描述了蛆治疗伤口的疗效。尽管这是最初的发现,但直到美国内战,人们才有意使用蛆作为治疗手段。首创这种方法的南部联盟外科医生约翰·福尼·扎卡赖斯(John Forney Zacharias)在用蛆虫拯救了许多生命后,称它们“比我们指挥的任何特工都要好”。

在这一切之后,你可能会想: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医学蛆?南北战争之后,它们的使用发生了什么?这些问题的答案存在于人类的心理之中。

我们对寄生生物的本能反应是恐慌和攻击。我们神经系统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对寄生虫在我们皮肤上爬行的想法感到厌恶。这种肾上腺素的激增往往会压倒一切理由。

另一个因素是我们大脑组织事物的方式。例如,我们把圣诞节与冬天和礼物联系在一起。我们的大脑对它所拥有的几乎所有信息都这样做。不幸的是,蛆虫属于一个相当讨厌的亚群:苍蝇、垃圾、感染和死亡。

你可能会想,我们有更有效的方法来清除坏死组织。替代蛆虫的方法是医生用手术刀手动移除坏死组织。研究昆虫与疾病关系的昆虫学家罗恩·谢尔曼(Ron Sherman)博士观察到:“使用蛆虫,80%的伤口没有死亡组织,相比之下,使用传统方法的伤口只有48%没有死亡组织。”“不到5%的截肢患者接受了蛆疗法的试验,其中50%到70%的截肢可能是可以预防的。”

人类经常把与自然世界的关系复杂化。我们在人口密集的城镇里建房,远离我们赖以崛起的贫民区。我们通过CRISPR等技术寻求对自然的统治,它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方式,让我们以自己而不是大自然认为合适的方式修改自己的DNA。然而,复杂的技术并不总是答案。自然界自诞生以来一直是最伟大的问题解决者。蛆虫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让大自然,经过数千年的磨练,发挥它最擅长的作用。

Works Cited

Mitra, Avir. “Maggots: A Vile Prescription.” WHYY, 16 Jan. 2019.

Mohd Zubir, Mohd Zurairie, et al. “Maggot Therapy in Wound Healing: A Systematic Review.”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21 Aug. 2020.

Renault, Marion. “A Truly Revolting Treatment Is Having a Renaissance.” The Atlantic, 2 June 2021.

Risen, Clay. “Medical Maggots.” The New York Times, 11 Dec. 2005.

Whitaker, Iain S., et al. “Larval Therapy From Antiquity to the Present Day: Mechanisms of Action, Clinical Applications and Future Potential.” Postgraduate Medical Journal, June 2007.

专注于国际教育领域优质内容分享。
上一篇

纽约时报第三届STEM写作比赛获奖文章:Dry Nasal Covid-19 Vaccines

下一篇

纽约时报第三届STEM写作比赛获奖文章:颜色与大脑 我们都只是调色板上的木偶吗?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返回顶部